化州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【墨香】世事(外二篇)(微型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8 04:49:06 编辑:笔名

摘要:整齐的队伍一出校门,四婶就领唱“三大纪律八项注意”。嘹亮,雄壮。到地后,我们各配一社员点种。四婶又领唱革命歌曲,边干边唱,一整晌歌声不断:我们真的让歌声占住了馋嘴,一粒花生也不吃!直到收工时,队长极感动极慷慨地告慰我们:“同学们很遵守纪律。这都是老师教育的结果!等今年花生大丰收了,明年同学们来帮拾麦,一定让吃花生!”我们都用舌舔唇,舔得水淋淋的…… (一)世事

四叔牺牲于珍宝岛自卫反击战。遗嘱四婶带四岁的独子改嫁。可当民办教师的四婶誓不改嫁,要将儿养大成人。

事后不久,在县革委的直接关怀下,四婶突击入党。入了党的四婶,思想更加积极。

当时我上三年级,四婶是班主任。乘着“贫下中农管理学校”的东风,我们常到生产队劳动,反修防修。四婶要求我们很严格,每有生产队长来校领学生到田劳动,我们班优先。

一日,四婶在学校吹响紧急集合哨,我们踩着哨音站好队列。四婶庄严讲话:“我们班去帮生产队种花生。这是贫下中农对我们的关怀和信任,希望同学们务必遵守纪律,不吃一粒花生!如见社员偷吃,要立即报告队长!”

整齐的队伍一出校门,四婶就领唱“三大纪律八项注意”。嘹亮,雄壮。到地后,我们各配一社员点种。四婶又领唱革命歌曲,边干边唱,一整晌歌声不断:我们真的让歌声占住了馋嘴,一粒花生也不吃!直到收工时,队长极感动极慷慨地告慰我们:“同学们很遵守纪律。这都是老师教育的结果!等今年花生大丰收了,明年同学们来帮拾麦,一定让吃花生!”我们都用舌舔唇,舔得水淋淋的……

终于盼到第二年麦收。队长端一白瓷碗花生到校来,站队列前笑讲:“咱们到‘牛腿地’拾麦。”放低瓷碗,“看见了吧?每人奖励五粒。黄焦酥脆,吃了不瞌睡,连尿床都治……”

或许正是队长这句话,害死了一个聪明活泼的六岁小男孩——四叔的独子小根。

小根常来学校玩。偶尔进教室,坐我身边学背课文,背“学生也是这样,兼学别样……”同学们喜欢逗他玩,四婶吻他不够,爱若自己眼睛,乃至生命。

花生对小根已经够诱惑了,又听队长说能治尿床,便非跟去拾麦吃花生不可。四婶铁面无私,百般哄劝阻拦,却无济于事。烈日下,我们排队前走,他不远不近跟着。队长要给一粒花生哄他回去,四婶板住脸不让。过沙河桥时,四婶对守桥头防偷麦的治安主任说声:“千万别让小根过桥!”就一心一意无牵无挂地领我们拾麦去了。

我们刚到地拾了一会儿麦,就有人奔来哭报:“小根……他顺河转到节制闸,过那块洋灰板……”

四婶脸一白,倒地没气了!

至此,四婶失去了教书的能力……到后来清除“三种人”时,她不是党员了。于是她就完全彻底地疯了,靠年过八旬的奶奶照管。聊可告慰四叔英灵的是:逢年过节,县、乡领导必来看望四婶,且想方设法给她治病。

前不久,有邻家小孩薅草回来,拿块锈蚀不堪的圆铁片请我鉴定:“您瞧这是哪朝的古币?”我问哪来的?答曰“牛腿地”头捡的,浇地水冲出的,还有碎骨头呢。

我落泪了……那正是埋小根时,四婶特意给儿子挂胸前的伟人像章呀!

(二)特殊环境

春夜,戏台下。

一阵人潮的激荡,涌到他身前一位姑娘,瀑布似的披肩发流光溢彩,鲜花般芬芳的香味扑入他翕动的鼻腔。难拒来自后面的压力,他强健而宽阔的胸膛紧紧贴住了她柔软的背肌,陡然,一股青春的热血汹涌着、呐喊着猛冲上来,他心驰神荡、浮想联翩……

夜幕上,星星失去了含情的眼睛,月亮失去了迷人的温柔;戏台上仕女失去了秋波的魅力;豫调渐渐失去了悦耳的神韵……如此自然而巧合地贴近一位少女,在他十九岁的记忆里,尚属破天荒。

也许是她察觉到了他强健的胸肌,也许是少男少女间那种同频共振的缘故,她慢慢地转过脸儿来,顺光注视他;他立即佯装一副男子汉的威严神情,目不转睛地朝戏台上看着,正人君子似的,而内心却慌乱之极。她伸手往下抻抻背衣边,缓缓地回过脸儿,瞥他一眼,没有吭声儿。

岂料,姑娘的宽恕竟助萌了他一个不端的意念——吻她的青丝,摸她的小手儿。这意念像一群野马,拉紧了他变细了的理智缰绳。焦渴难耐的唇呼唤着他,煽动着他,他下意识地环顾四周,感觉并没有人注意到他。于是,他试着,像电影里的慢镜头……可就在他只差那一厘之隔未吻到青丝时,又被理智的缰绳拉回了,他心虚胆怯,手也只是神经质地痉挛了几下,未敢伸过去。然而那种奇怪的欲望像一条蛇,缠住了他,欲罢不能,他鼓足了勇气……恰在这时,又一阵人潮激荡起来,忽然,一根维持秩序的长竿子朝他横扫过来,眼看要击到他的头顶了,身前的她,猛地举起纤细而有力的小手,“啪”地一声,长竿击在那柔嫩的掌心。

那“啪”地一击,犹如訇然巨响的惊雷,震颤了他的灵魂。自己玷污了纯洁,亵渎了美!无限愧悔的他,使出全身的力量向后撑着,与她保持着距离,仿佛要全力保护一束圣洁的花。

真的,夜幕上,星星失去了含情的眼睛,月亮失去了醉人的温柔;戏台上仕女失去了秋波的魅力;豫调失去了悦耳的神韵。尽管他逆光,看不清她的脸儿……

许是她感觉背部轻松了,也或许……她舒缓地转过脸儿来,含笑瞥他一眼,然后,向外挤出,挤向没有人潮的彼岸。

是示意?是不屑?难以分辨,他想跟出,可又犹豫……

(三)纯种·变种

正当午时。六岁的小刚,赤条着身子,头顶着裤衩,厚墩墩的脚片子,迈在被烈日烤烫的柏油路上。离家十里了,饥、渴,累,结伙朝他袭来,曾几次想停下歇会再走,都被从心底涌出的“再往前接一程——爸爸带病去拉煤的”话语所提醒。

蓦地,他停住了,滴溜溜的大眼睛,专注地望着路边树荫下站着的“小卧车”,望着车门外的一堆儿苹果皮和半个苹果。他慢慢靠近了“小卧车”。

车里坐着一男一女。男的是个小胡子,头发几乎跟女人的一般长,衬衫跟被面儿一样花;手拿的水果刀尖上,扎着半个苹果正在吃。女的穿着素洁的连衣裙,半躺在软乎乎的靠背上睡熟了。

苹果的馨香,溢进小刚的味觉中枢。他眼巴巴地凝视着草地上小胡子扔下的半个苹果,肚里咕咕的叫唤,舌尖不住地舔着干裂的嘴唇。他趁小胡子回头看那女人的当儿,边悄悄朝那半个苹果伸去了小手。猛地他的手被一只大拖鞋踩住了,死死的。小刚忍住剧疼,愕然间仰脸一瞧:小胡子偏坐在车门口。得意地说:“小子,听着:你叫我一声亲爸爸,我松开你。”小胡子又指指身后熟睡的她,说:“叫她一声亲妈妈,叫醒了,我给你苹果吃。”

小刚一声不吭,愤怒地瞪着小胡子。他的自尊受到了重创,眼睛红红的,照准小胡子脚上狠咬一口。小胡子“哎呦”一声,大拖鞋抽回了车上,气急败坏地抓起一个苹果,正要砸向小刚那晒得红朴朴的小脸儿,忽然被身后一只戴坤表的手拽住了。

“啥事?”她被惊醒。

“没,没啥……”小胡子自知理亏,支支吾吾。

“他叫我喊你亲妈,喊他亲爸!”小刚鼓足勇气激动地说。

“是么?!”她夺过苹果,有意放缓语气,问小胡子。

“没……没料到这小子宁折不弯,真他妈是老……老渣皮的纯种。”小胡子将脸扭向仿佛很平静的她。

她压抑不住满腔怒火,“啪!”地一记响亮的耳光击在小胡子讪笑的脸上:“变种!”

一股异乎寻常的感情触动了小刚,象见到亲人样委屈得满眼泪花,朝她脆生生地叫了一声:“姑姑!”

共 26 6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三篇很成熟的小说,语言简练、精美,各具特色。《世事》:极左的年代,培养了极左的人群,造成了本不该发生的悲剧。四婶是那个特殊年代的代表人物,也是那个年代的受害者,她的悲哀是失去了丈夫,连心爱的儿子小根也成了那个极左年代的殉葬品。重重的打击下,四婶由一个教师变成了疯子。这是对那个年代的极大讽刺与控诉。作者貌似冷冷的笔调,于不动声色中细细描述,将一腔炙热的情感和批判隐藏在字里行间。很高明的创作。《特殊环境》这是三篇中我最喜欢的一篇。特殊的环境下,特殊的人物心理把握得精准到位、惟妙惟肖、栩栩如生,非常出彩!可见作者的功力不凡。《纯种、变种》:很有戏剧性也很有警示性的小说,对于小刚的描写比较生动。三篇小说,短小精悍、寓意深刻;可各自独立,组合在一起又相映成趣。很好,欣赏了!推荐阅读!【责任编辑:云逍遥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 -11-04 17:07:44 欣赏佳作,问好作者,欢迎继续赐稿墨香!

2 楼 文友: 201 -11-08 00:57:07 短小精悍,惟妙惟肖,栩栩如生,特别是对人物的刻画上竟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,作者的笔力非凡呀!推荐共赏!谢谢赐稿墨香,祝创作愉快!顶了!

莆田牛皮癣医院
玉林治疗阴道炎医院
淮北治疗龟头炎医院
莆田牛皮癣医院哪家好
玉林治疗月经不调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