化州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破笼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21:49 编辑:笔名

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破笼

“你也用对付我师妹的法子,对付过我的师姐了?”秦冲越走越近,黑剑上染血太多,血水就如同小溪一样不断地往地面流淌。

“你师姐?”

“沈南燕,告诉我,她在哪儿!”

狱长用力摇头,“我不知道!她在两天前已经被人带走了,你既然能够进入到这里来,那么你应该去问郡首梁大人!他、他或许……”

秦冲直接举剑杀来,狱长知道自己这一次是难逃一死了,奋力地向着一侧翻滚。

攻击扑了个空,不过秦冲的变招更快,紧随而至,狱长再躲,噗的一声,“啊”的一声惨叫,右耳被削了下去!

他的速度被完全压制,幻术又无效,刚才那一剑秦冲若是再往左侧移动一点,就不是削去一只耳朵了,长剑会贯穿他的脑袋。

狱长伸出左手握住左耳处的伤口,断手断耳之痛几乎快让他晕厥过去。

“我在问你有没有碰过我师姐?你若是再顾左右而言他,我会先把你的手指、脚趾一根根斩下来。”

“小人、小人万万也不敢……”狱长吓得跪在地上,不住地磕头认错,“我猪狗不如!冒犯了秦爷爷的朋友,小人罪该万死!沈姑娘清清白白,我没来得及碰……就……”

“被谁带走了?名字!”

“小的真的不知,不过是一个……一个从北都来的人。”

“这一层所有监牢的钥匙,拿来给我!”

“是!还请秦爷绕小的一条贱命,我才好……”

秦冲眉头一拧,“你这是在跟我讨价还价?”

“不敢、不敢!我这儿就取来,马上取来!”

秦冲扭头看向夜姬,“你现在去这一层的控制室,把里面的人宰了,先控制住出入口,我要把这里的犯人全放出去,郡首他们不是聚在一起商议怎么对付咱们嘛,我先去把他们给收拾了!”

“是!”夜姬立即转身去了。

秦冲伸手搂着香琴师妹,一只手握着剑跟上狱长,免得他耍花招。

推开一道门,里面空间不小,已经没人了,很快狱长走进一个上锁的房间,取出来一个很大很大项圈,项圈上挂着各种形状不一的钥匙。

交出钥匙圈后

,狱长坐在一把椅子上不动弹了,秦冲将香琴师妹放下后,激发银瞳的力量,只见他的指尖闪烁着一团亮光,慢慢地按压在了女方的头顶上。

香琴哼了两声,幻术已经损伤了她的神经,催眠了大脑,秦冲一道纯净的净化之力打入体内之后,她只觉得一根干呕,哇的一声吐了一地,头脑也跟着清醒了起来。

秦冲在她的后背用力推拿了几下,她顿时觉得好受多了,身体上的不适也去了七八成。

“师兄!真的是你……真的是你来救我啦,我不是在做梦吧?”

“不是梦,都是真的,这些天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香琴哇的一声大哭起来,钻进了秦冲的怀里。

“好啦,没事了,现在我们去干一件正事去,西都府的人在商议如何杀我,我这儿就过去,看看到底是谁杀谁。”

“嗯!师兄有你在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

两人起身就走,狱长始终不发一声,祈求着秦冲把他当做一个屁给放了吧,看到他转身就走,顿时高兴坏了。

谁料,秦冲忽然反手一剑,根本连看都不看一眼,一道血线横在狱长的脖子上,他脸上的喜悦霎时僵在了脸上。

他张嘴想要说什么,从口中却涌出大片的血水,挣扎了几下滚在地上不动弹了。

秦冲带着香琴回去,他身上穿着狱卒的衣服,所以被关押的犯人看不出什么端倪来。

只是香琴乖巧地跟在狱卒身后,手铐脚镣全都不见了,去的时候愁眉苦脸,回来的时候欢喜高兴,众人不禁十分的纳闷。

“哈哈哈哈,小妞,你是不是屈服在摘花臭匠啦?他给了你特权,免除手铐脚镣,凭你这点本事,放你在这一层随意行走又有何妨?”

“没错,肯定是这样!我早就说过,越是看起来清纯的女娃子,越是放荡,那个丑八怪一手幻术还是很厉害的。”

“怎么样?有没有被弄的爽上天?当西都的执掌者都不如当这里的狱长来的快活!羡慕死老子啦。”

“闭上你们的臭嘴!”秦冲冷声道,“你们其中有的是大奸大恶之徒,被囚禁在这里是罪有应得!”

“嘿!新来的,看着好面生啊,你知不知道之前冒犯过我们几个的狱卒后来怎么样啦?”

“我让你们闭上臭嘴。”秦冲抬手将项圈高高举了起来,“除非,你们不想从这里逃出去。”

此话一出,众人皆惊,一个个激动的说不出话来。

“你们两个在干什么?”

另一侧突然走过来三名狱卒,秦冲一愣随即恢复了镇定,这一层的狱卒没有多少了,总有漏之鱼。

“狱长的项圈怎么会在你手里?”

“你身后这个女的是要犯,怎么把她的手铐脚镣除下了?谁让你除的?”

秦冲和香琴不说话,被关押的犯人也不说话,皆看出了古怪,对面三个狱卒越走越快。

秦冲忽地露出了一丝冷笑,三名狱卒顿时明白了过来,纷纷拔出兵刃,狱兽大叫着扑咬上去。

不到一分钟,地上躺着三名狱卒的尸体和三头狱兽的尸体,被关押的犯人还是不发一声,这一回是被看得呆住了。

“好凌厉的剑法!好快的剑!”终于有人赞叹出声。

秦冲朝着说话的人看了一眼,是那个贺伯爵。

“你们都竖起耳朵听清楚了,我只说一次,这里的犯人我都会救,这番话你们在救人的时候记得传达下去。你们可以不把我的话当回事,你们逃得出监狱,却逃不出驭兽山大营。”

“只有统一听我的指挥,大伙最终才能杀出去,现在各城的城主、掌旗将军都聚在了一起。从这里出去后,我们不能往山下走,那里是军营的所在,防御密不透风,只能往山上冲!那些城主、掌旗将军见到一个便杀一个,只要能够活捉郡首,以他来要挟,你们便可以出去了,现在山上的守备反而薄弱,一旦众人从监狱出去后,各自分散开,注定会是一片散沙,我来救的人你们也都看到了,至于你们只是顺便救的,我和西都府是死敌,信我的就听我的指挥而行,不信的就请自便。”

秦冲说完不再说一句废话,立即用钥匙将一件件笼子打开,有的手脚上的撩开不知道用哪把对应的钥匙,秦冲挥剑两下便斩断了。

秦冲要带上群魔在大营中大闹一场。
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是正规医院吗
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收费怎么样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手术费用
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在国内怎么样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收费高吗